中華兒女新聞網
青海快三走势图31期号

王可然:拓展中國戲劇世界格局的領軍人

2019-10-18 21:06來源:中華兒女新聞網編輯:董穎作者:

  策劃:郭江平   文:周生文

  法國蒙彼利埃“演員之春”國際戲劇節主席讓·瓦雷拉評價他“是一位真正的人文主義者”;享譽世界的戲劇大師、以色列戲劇終身成就獎得主約書亞·索博爾稱他是“最具創造力的劇場制作人”;《西貢》導演卡洛琳·古伊拉·阮感謝他:“眼光具有前瞻性,同時又極其嚴格。他的團隊極為專業,給了我們最好的陪伴”;法國戲劇文學大獎獲得者、著名導演大衛·萊斯高贊美他:“我深信,他因戲劇而生,為戲劇而活”...

  憑借“不可妥協的藝術追求”、“開放、大膽、獻身戲劇的精神”、“對觀眾強烈而執著的情感”、以及“強大真實的市場號召力“,王可然——這位中國頂級戲劇制作人以及他的制作團隊——央華時代,已經成為世界戲劇舞臺上最具代表性的中國面孔之一。

  在中國,《冬之旅》、《如夢之夢》、《龐氏騙局》、《猶太城》、《新原野》、《北京人》、《情書》等一系列叫座又叫好的經典藝術戲劇作品,已經把王可然及其背后的央華戲劇推向了一個又一個高度。作為北京央華時代文化的創始人,12年來,王可然已經帶領央華戲劇成為當代中國民營戲劇最為重要的制作團隊之一。王可然先生首提“情感消費是生產力”這一戲劇行動力的內在價值、規則,并以“實現價值觀的戲劇手段是價值的過程”的戲劇行動辦法,在中國以十二年的戲劇工作堅守和堅持高端嚴肅藝術戲劇在中國市場影響力的拓展,從而達到了戲劇在藝術和思想領域中對大眾人群的極大傳播,有力的實現了戲劇在當下社會經濟與生活環境中的價值地位。通過戲劇產業化的發展道路,也實現著堅守戲劇藝術觀和思想力的道路。

  實干的一流:開創中國戲劇發展的新局面

  北京央華時代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央華)成立于2008年。王可然說:“央華時代是一家民營企業。但讓我感到欣慰的是,通過我們的努力,國際戲劇界都認可央華的藝術理解能力和實踐能力是一流的。我們曾創下5部戲同時在各地演出并且上座率接近100%的紀錄。”

  自2008年至今,央華推出了《陪我看電視》《那一夜,旅途中說相聲》《如夢之夢》《寶島一村》《讓我牽著你的手》《海鷗》《冬之旅》《鄉村》《西貢》《流浪狗之歌》《情書》《明年此時》《新原野》《北京人》《猶太城》《新茶館》《龐氏騙局》《你還彈吉他嗎》等數十部高品質話劇,累計進場觀眾人數達數百萬人,平均上座率90%以上,開創中國劇場多項具有影響力的紀錄,也開創了中國戲劇發展的新局面。

  王可然先生率領的央華戲劇是國內外殿堂級藝術家的合作首選,包括藍天野、曹禺之女萬方、賴聲川、法國著名藝術家安娜伊思·馬田、立陶宛著名導演拉姆尼、以色列文化大師約書亞·索博爾、莫斯科普希金藝術劇院首席導演尤里·耶列明、法國戲劇界最耀眼的大衛·萊斯高、紐約時報年度最佳歐洲戲劇得主卡洛琳、法國圣丹尼國立戲劇創作中心院長讓·貝洛里尼、演員之春戲劇節藝術節總監讓·?雷拉等。同時,王可然先生用藝術戲劇的能力為演員提升了品牌文化感,藍天野、盧燕、許晴、胡歌、周濤、金士杰、蔣雯麗、譚卓、李立群、馮憲珍、孔維等一批杰出的演員都與央華戲劇進行過深度的合作。

  談到自己結緣戲劇,王可然說:“我并不是為創什么業,主要是因為熱愛戲劇。我很慶幸,在人生最重要的轉折點上選擇了戲劇。我不認為這會給我帶來億萬財富,但它讓我活出了價值感和尊嚴感。央華滿足了我此生的夢想,我把夢想用劇場的方式帶給大家。”

  王可然的經歷可謂十分豐富:“小時候,父親帶我學畫畫,說我有繪畫天賦。今天我唱歌五音不全,但當時他拉我去學唱歌。父親帶我見老師,歌舞團的歌唱家,他認為我五音不全是后天完全能校正的,因為音質非常好。后來當了兵,之后回到地方當保安。賣過書,種過菜,然后考戲劇學院??忌狭艘驗榉N種原因又退學,退學之后又考上了北師大。北師大畢業以后,進了電視臺,做調查、做商務、做晚會。今天看來,所有這一切,都是在為我成為戲劇制作人做準備,讓我懂得市場,讓我懂得廣闊的人生。”

  王可然是一個有悲憫心的人,他時刻關注當下,關注現實。地下通道上的流浪者讓他感慨,抗戰老兵的生存狀況讓他牽掛。悲憫心讓他更深入地理解了社會與人生,而這恰恰是形成生活美學的基礎,也是成為一個優秀戲劇制作人的基本功。

  王可然還是一個很有家國情懷的人,一個愛國者。因為與戲劇大師賴聲川有深度合作,王可然對臺灣非常熟悉,也非常關注兩岸關系的發展。他在自媒體上動情地寫道:“我們是一家人,和誰都不是,和對岸是!”

  王可然說他能夠做成一點事情,得益于從小養成了閱讀習慣:“三歲壓斷了腿之后,我學會閱讀,從三歲一直到今天,沒有一天不閱讀?,F在我更忙了,但我已經掌握了‘見縫插針式’的閱讀技巧,抓住一切零碎的時間讀書。對我來說,讀書已經成為一種身體需要了,如同吃飯一樣。”

  朱光潛說:“凡是藝術家都須有一半是詩人,一半是匠人。”王可然就是一個這樣的“兩面人”。上大學的時候,他就和同學做了一檔詩歌類節目,常常給同學們朗誦《致橡樹》。但是他更愿意強調自己作為“戲劇工匠”的一面,而不是作為藝術家的一面。

  他說:“如果不工作,人生來了就是糟蹋。做出有價值的戲劇是我從未改變的追求。如果你很容易地做出了一個戲,那么它的高度可能就不高,給觀眾的沖擊就不大,留下的印象就淡。反之,如果你的事情千頭萬緒,這個戲做出來可能成就就大。不必擔心付出不被認可,你的誠意、你的態度,觀眾是感受得到的。”

  對于什么樣的人是優秀的戲劇制作人,他有自己的標準:“第一,要有很強的戲劇理解能力和審美能力;第二,要對中國的生命、生活有廣泛的理解和熱愛;第三,懂營銷和市場;第四,不貪財,不會被錢左右;第五,甘于讓自己的才華和能力沉寂下來,做一個戲劇的‘服務員’。 優秀的戲劇制作人必須是一個積極的戲劇實踐者,參與者,而不能僅僅是一個演出商或制片主任,前者只要把票賣出去,后者只要把預算花出去。我們不僅是文化商人,我們是用品鑒藝術的能力和開拓市場的創造力改變中國人生存品質的工程師。”

  有朋友問王可然:“做話劇這些年你有過沮喪嗎?怎么見你那么開心。”他說:“過程經常沮喪,但是結果和目標不沮喪,所以狀態就向上。”

  顛覆的可能:他帶領中國戲劇開拓世界格局

  多年來,王可然成為國際一流戲劇機構的首選合作伙伴。別人看到的是一次次叫好又叫座的大戲上演,他卻始終盯著中外戲劇的差距,力求一點一點縮小差距。

  有人說王可然是中國戲劇領域的顛覆者,而他不這么認為,他認為自己只是在按照戲劇的規律辦事,只是在盡力把中國戲劇拉回到正軌上來。

  王可然說:“戲劇的本質是娛樂,戲劇行業存在的基礎是它能滿足大眾的情感需求,帶給人美好和溫暖感,從而在現實生活中給人幫助。然而,戲劇并不是人類往前走的必需品。戲劇如果呆板、落后、陳腐,很容易傷害觀眾。”

  有了影響力后,投資人紛紛找到他,而他卻表現得非常謹慎。他說:“從產品特質來說,戲劇是不可以工業化生產的,它是一個‘手藝活’;戲劇行業并不適合大規模擴張,很難大量獲利。我告訴每一個找上門來的投資人,你們應該去發展更多像我們一樣的制作人,而不是把我放大一百倍。”

  關于怎樣拓展市場的廣度和深度,把更多人吸引到劇場中來,王可然認為:“戲劇作品必須要有社會關懷、情感關懷,這種關懷的深度決定戲劇市場的廣度和力量,也能決定作品格局的大小。因此,戲劇人必須以大眼光來策劃戲劇。同時,我們也不要把藝術和商業對立起來,商業手段是擴大藝術作品影響力最有力手段。我們不要認為自己是藝術家、是高人一等的;莎士比亞在他生活的年代也是個商人。舞臺藝術需要精算師,這個角色必須由制作人扛起來。”

  對于一個戲劇制作人來說,選擇劇本是最核心的工作,也是最能展現能力的地方。王可然說:“央華的眼光是全球的,我們和多位國際頂級導演有著非常良好的合作,都碰撞出耀目的火花——我們既會讓他們導演國外名劇的中文版作品,也會安排他們排演我們中國劇作家的原創作品。選擇劇本時,我們絕不是只看知名度,我們首先會看它是不是能打動我們,其次看作品的思想情操、價值導向、情感訴求是不是與時代合拍,是不是當下觀眾會滿足、會接受、會同意的,最后才看是不是從技術層面能夠完成它。我從來不會選擇充滿殺戮的劇本,從來不把慘淡的人生更慘淡地剝給大家看,從來不會讓人走上絕望,從來不會只是讓人感覺到生命的悲哀、絕望和深淵。在我心中,所有撕裂,都要有一個解答的機會;所有絕望,都要有一個予人希望的方案。”

  在戲劇領域也有人特別強調技術的作用,仿佛技術可以讓中國戲劇趕上并超越世界戲劇。對此,王可然說:“技術當然重要,但不要唯技術化。技術要服務于戲劇本身,不要把它當做戲劇本身。你看我們做的《西貢》,舞臺上就幾盞燈,就可以讓兒子和父親同時出現在一個命運的交錯點,不需要蒙太奇也做得到,出來的效果一點不比電影大片差,讓無數觀眾感動落淚。”

  也有人以為明星流量才是戲劇人的終極武器。而王可然認為:“明星雖然極端重要,因為舞臺,一定是角兒的藝術。但是只知道販賣明星,完全依靠明星,這不是合格的戲劇制作人所為。我會傾向于選擇有一定的觀眾魅力(不等同于明星)、能夠理解作品、有能力去舒展地表達自己的演員。我會小心翼翼去把握和實踐,力爭既滿足演員個人表演和表達欲,又讓他們成為戲劇的推廣者和舞臺的推廣者。”

  強大的生命力:中國戲劇的問題不小,潛力更大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話劇、音樂劇、舞蹈劇場、實驗演出等多元戲劇形式均有較快發展。與此同時,隨著中國文化在全球的傳播范圍愈來愈廣,中國戲劇走出國門的頻次逐年增加,與世界戲劇交流日益密切。在英國愛丁堡國際藝術節、法國阿維尼翁戲劇節、羅馬尼亞錫比烏國際戲劇節等著名國際戲劇節現場,都能見到中國戲劇的身影。

  2016年,央華啟動了國際導演項目和優秀劇目輸出計劃,旨在將中國的好戲帶給歐美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世界觀眾。雖然成績有目共睹,但是王可然認為中國戲劇還可以更好,也應該更好。他說:“越和世界接觸越發現,最美好的戲劇作品離我們仍然還遙遠。”

  對于中國戲劇生態是否健康,王可然有一條標準,他說:“是否需要靠政府補貼生存,是檢驗行業健康與否的標準。也就是說,如果中國戲劇能夠獨立走向市場、通過好的作品吸引觀眾買票走進劇場,那它就是健康的。”如果用這個標準來衡量,中國的戲劇生態顯然是不夠健康的。

  說到當前的戲劇現狀,王可然說:“我們國家的很多人與戲劇還是有距離感的。認為戲劇可能是比較艱澀、讓人疲勞的一門學問,看起來高大上、讓人有一點從內心敬而遠之。中國的戲劇觀眾,沉睡在所有城市的各個家庭里,他們不是不需要戲劇,他們需要有靈魂的作品來喚醒。”

  中國戲劇有哪些不足呢?王可然說最突出的一點是缺乏創造力:“目前中國原創戲劇,在整個產品體系中占一半。中國最好的編劇,基本都在做影視劇,影視劇給的錢更多。中國在訓練電視劇、電影的編劇中有一套辦法,但是訓練戲劇編劇中的辦法還沒出來。中國戲劇人應該努力提升自己的創造力、審美能力、對人性和人類命運的理解能力,不要總是為自己做不出好作品找借口;當然,部分僵化的體制機制,也不適應市場環境,束縛行業發展。藝術的價值就在于幫助人們活得更好,戲劇也不例外。戲劇,不是一個故弄玄虛的門類,是最樸素的人類創造出來的,對我們每一個人有用的,闡述和人的關系的一門表達形式。中國戲劇市場需要大家一起來繁榮,單靠一個央華不夠。”

  王可然不同意有些人用“小眾”來描述中國戲劇,他說:“中國的戲劇不能用‘小眾’來定義。中國有近14億人口,即使1%的人成為‘戲劇人口’就會形成1400萬的全球第一大戲劇市場。雖然到目前,中國戲劇的空間并沒有獲得與經濟體量相適配的成長,但我堅信中國戲劇的未來是光明的。我在投身這項事業之前,就認定中國戲劇的空間不小。”

  王可然堅定地認為,中國戲劇會有更好的發展。他說:“第一,我們的政府在兩百多個城市建了世界上最好、最密集的劇院。第二,中國是一個基本上沒有強勢宗教安慰的國家。但我們是人,我們需要的是在好好吃喝的同時,擁有靈魂的安慰。戲劇幾乎是宗教之外最易于被城市人群接受的那一類溫暖靈魂的產品。第三,中國文化是有強大生命力的,這強大的生命力會滋養中國戲劇。”

  王可然始終相信戲劇是有力量的,這種力量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通過戲劇,人們在寒冷時可以感受到溫暖,孤獨時可以找到陪伴,彷徨時能找到堅定的力量。另一方面, ‘情感消費也是生產力’,十幾億人的情感訴求需要被滿足,戲劇可以有很大的成長空間,這種力量也能體現在經濟數據統計表上。”

  他也始終相信中國人是愛戲劇的。他見過,在武漢的劇場里,每分鐘都激蕩起豪放的笑聲、掌聲;他見過,在臺北的劇場里,沒有人遲到,沒有人拍照,也沒有四處走動,更沒有人吃東西;他見過,在深圳的劇場里,觀眾在狂放地嗨,釋放他們的情感,感受戲劇的力量;他見過,在上海的劇場里,在劇情的高潮處,臺上臺下演員觀眾共同飆淚,這一切讓他相信,中國人是愛戲劇的!中國戲劇會迎來更美好的未來!

版權聲明:未經中華兒女新聞網授權,嚴禁轉載

熱門排行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