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兒女新聞網
青海快三走势图31期号 江苏快三从几点到几点结束 中国体育彩票七位数规则 3d计算下期6码 福彩湖北快3 极速11选五开奖结果 辽宁快乐12遗漏任五 好彩1app 东莞配资 配资炒股 四六玄机图管家婆六肖期期准

陳衛和 美育蒲公英

2020-01-16 14:36來源:中華兒女新聞網編輯:zxh作者:

陳衛和 美育蒲公英

◎崔小雙  李元欣

廣州美術學院美術教育研究所首任所長、研究員、碩士研究生導師陳衛和,從事美術教育事業已四十余年。在陳衛和的其他任職中,還有一個比較特殊的頭銜——“蒲公英行動”廣東項目組負責人。

“蒲公英行動”少兒美術教育專項課題是國家教育部藝術教育委員會和中國美術家協會藝術委員會主辦的“成就未來——少兒課外美術教育工程”的一個組成部分。本課題自2003年7月在湖南湘西啟動以來,已經走過了是十七年的風風雨雨,造就了一批對民間美術有深厚感情、執著于民間美術科研和將民間美術應用于教學的骨干力量,陳衛和便是其中之一。

陳衛和為“蒲公英行動”奉獻了自己的歲月,更為教育付出了自己的心血。

 

美育育人

起初參與到“蒲公英行動”中來,陳衛和的想法非常簡單:為了教育公平。而隨著項目的不斷深入、發展,他對“蒲公英精神”的認識也逐漸加深。

“最開始實際上是一個非常樸素的想法:就是追求一種教育的公平,使農村的孩子也有藝術教育的機會。其實隨著蒲公英一路走來,首先我覺得蒲公英行動能讓我們鄉村的孩子獲得藝術教育的機會。”三十年來中國發展迅速,一躍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教育資源的不平衡便是其中之一。鄉村中學,尤其是偏遠山區或貧困地區的孩子,基本的教育資源都難以保障,便更不用說被視為“副科”的美術課程會被放置在何等地位。慢慢地,陳衛和發現這只是一個“作為社會公平的追求的一種表層的想法”。

在與“蒲公英行動”一起成長的過程中,陳衛和開始審視“美育”的作用何在。“那么進一步講,我們的孩子為什么要獲得藝術教育?藝術教育到底對這些孩子的成長有什么意義?”長久以來,受教育被鄉村居民視為走出小山村的唯一途徑,因此在鄉村學校教育中受到重視的只有語數外等作為升學考察項目的“主流學科”,音樂美術等“非主流學科”基本處于被忽視的地位。這是中國應試教育大背景下的普遍問題,但這種做法顯然違背了教育中讓學生“以人為本,全面發展”的原則。陳衛和認為,應該尤其重視鄉村教育中的藝術教育:“特別是農村的孩子在經濟各個方面基礎差底子薄,在這樣一個情況下,如果他還存在藝術教育的缺失的話,基本上可以說他的人生不是那么完整。”

教育的功能是促進個體的發展,而美術教育正是其中的一環。“因為我覺得一個人的成長離不開藝術教育,正如我們說的:沒有美育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這也是“蒲公英行動”從教育方面而言的追求。正如習近平總書記看望我們一些學校的學生時曾說過的那樣:“要讓孩子對自己有信心,對未來有希望。”那么我覺得一個人如果在少年時期沒有這樣的藝術教育,他失去對自己的信心和成長的希望的話,他基本上是一種絕望的狀態。所以我總覺得鄉村的孩子沒有藝術教育的話,就是對農村孩子的一種拋棄。”

“從表面上看是一種追求公平,好像城里孩子有藝術教育,鄉村孩子也要有藝術教育,但這只是表面上看到的,實際上我們應該是要給鄉村孩子帶來希望帶來成長,這是從教育者的角度來講。”

 

文化傳承

對于傳統文化的傳承和發揚,有賴于全國人民的參與和支持,但就目前來看,這還是只屬于少部分人的追求。全球化發展帶來的,是世界文化在中國國土上的碰撞,相比于中國的傳統節日,年輕人更愿意去過西方的節日;同樣相比于中國的傳統美學,大部分人更傾心于西方的現代藝術。如此便造成了包括民間美術等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發展困境。

陳衛和深刻認識到這一點,“從文化的角度來講,我覺得我們現在的文化發展是全球化的趨勢,所以現代的文化可以說是主要是西方的文化,實際上我覺得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文化發展其實很有賴于本土的根基于傳統的發展。”在國家大力建設文化軟實力,講好中國故事的今天,傳統文化對打造文化強國的作用不可忽視。堅定文化自信,“蒲公英”一直在路上。“那么我們在蒲公英行動當中走到鄉村以后我看到的就是中華的傳統文化保留在鄉村里面,所以我覺得我們在做蒲公英行動的時候提出‘民間美術進課堂,非遺文化進校園’,能使優秀的傳統文化能夠得到一種很好的傳承。例如:雖然非遺文化在我們現代的文明的存在感略弱,但是它在歷史上發揮過很多作用,這說明了這種文化的價值所在。”

“少年強則中國強”,中國未來的發展如何將掌握在青少年手中,因此,傳承中國傳統文化的關鍵一步在于,從根本上杜絕他們崇洋媚外的心理,建立起扎根于中國傳統的文化自信。“所以我們在這個時代需要讓我們的孩子能夠意識到自身所處的文化傳統是一種精神的財富,”陳衛和說到,“在傳承的過程中不僅僅帶給他個人的一種成長,還帶給中華文明一種發展,這種發展指代的是:如果我們只有西方的文明,一味去掌握現代的科學技術,任憑自身文明走向失落是不可能帶給一個國家或民族很好的發展的。”

“所以我覺得現在我們做蒲公英行動,無論從教育角度來看還是從文化的傳承角度來看都具有重要的作用。”

 

星星之火

2019年10月,遼寧撫順滿族小學落地蒲公英項目。陳衛和將其視為一個“劃時代”的標志,“我覺得蒲公英行動走了這么多年,我們一直在尋求一種改變”。

十七年來,“蒲公英行動”已經走遍中國的東西南北,與很多小學建立了合作,但是美術作為整個教育體系中的一支,以及中國物大地博、人口基數大的現狀,推進教育公平包括美育公平,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們現在的鄉村教育是我們自己的這種民族文化得到很好的傳承的一種方式,但是這種方式我覺得我們這種努力雖然做的影響非常大、效果非常好,但是實際上它在我們廣大的農村地區的學校教育里還是一種星星之火。”陳衛和略帶失望的話語,轉而迸發出新的生機,“有時候我會覺得所做的努力杯水車薪,好像完全很難改變,但是通過這次在遼寧永陵滿族小學的落地,我看到了一種力量。”

“蒲公英行動”作為一個公益團隊,在不斷努力推進自己的目標之余,也面臨著著一些問題,其中就包括“人員問題”。都說物是人非,在這里卻顛倒過來,變成了“人是物非”。“以前我們蒲公英行動是靠著‘說’去招募,實際上還是我們蒲公英行動最開始參與的這些人把自己的學生帶進來,比如:首師大尹老師的研究生,廣州美院我的研究生一起跟著謝老師走入鄉村推動蒲公英行動。我感覺這些人都是原來已經在做蒲公英行動的人帶著后人來做。”陳衛和訴說著過去,也將“蒲公英行動”所面臨的困境揭示在眼前:公益團隊如何吸納新鮮血液。長久以來依靠自己人拉自己人的現狀,終于在撫順新賓滿族小學的“蒲公英行動”推行過程中得到了改善。陳衛和繼續說道:“而這一次行動,高生升老師的主動加入會讓我覺得蒲公英行動做到今天已經產生了一種感召力,它不是初創者自己在這里推動,而是有更多的人主動加入進來,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正如我們去年在湖南第一師范學院發起成立蒲公英志愿者美育聯盟的時候提出來的倡議,號召更多藝術院校的青年教師來加入蒲公英行動做鄉村藝術教育。倡議書發出以后,今年的夏令營活動也有不同的高校加入進來但不同高校大部分其實都是我們亞美的師門,就是尹老師他原來的那些研究生和訪問學者。我覺得他完全是一種受感召過來的,所以加入就是成為一個轉折的話,我們希望有更多有教育情懷的、有藝術教育追求的高校青年教師能夠加入進來。”

“再一點就是說:高生升老師這次加入不僅僅是他自己,我覺得從這一次我們來了以后我看到了當地的社會的力量就是民間的,社會的專業的力量,社會的公益的力量,他們也在加入,還有當地的教育教育局政府的力量。”這也說明,在國家的號召下,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傳統文化的傳承問題,也有越來越多的機構愿意參與到文化保護的行動中來。為了更詳細地進行說明,陳衛和通過撫順新賓滿族小學舉了一個例子:小學所在地的第一書記,肯定了“蒲公英行動”在教育方面發揮的作用,認為村里至少有20多個孩子可以因為這個項目受益。此外,“看到我們新賓教育局長,我們的一名小學的王校長,他們都非常支持而且是來參與這個活動”。

“所以我覺得蒲公英行動這個事情,志愿者是一方面力量,其實更重要的是當地自身的這種力量能夠參與進來,所以這一次來看這個活動中的落地,它的整合力量做得非常好。”陳衛和欣慰地說道。星星之火,總有燎原之勢。

 

授人以漁

“關于鄉村的學校藝術教育,我這一次來到新賓的永陵滿族小學,我看到其實這個學校本身有做藝術教育,但問題是怎么把藝術教育的作用發揮出來,好比說美育育人,把美育的作用發揮出來,我覺得我們現在很多學校在做藝術教育的時候,他們僅僅停留在把藝術課程作為一種知識和技能的傳授。”陳衛和憑借自己40余年教育經驗,在發現教育問題方面一針見血。中國有句老話叫做“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在教書育人中,這個問題顯得尤為重要。陳衛和曾經在專訪中回答了上述問題,“如果只是有技能的話,成不了藝術家,只能成為一個幫助藝術家實現想法的工人”,在教育中,最首要的是要做到最大程度地去激發孩子的想象力和創造力,而美術教育在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因此,陳衛和對于“蒲公英行動”新落地的撫順新賓滿族小學的期望,同樣是希望能夠帶動學校藝術教育的發展,從而促進學生的人格與能力提高。除此之外,陳衛和還對滿族小學給予了更高的期待,“帶來這種提升后,通過這個點發揮出一種輻射的作用,能夠真正像蒲公英的種子播撒一樣能夠在撫順乃至于遼寧不斷產生更大的影響”。如何利用團隊有限的精力去在更大范圍、更多數量上推動學校美術教育的改革,若能通過以達成合作的學校實現“以點成線,以線帶面”的效果,那么,中國美術教育的公平性則指日可待,民間美術的未來將不再迷茫。

此外,一個學校教育形式變革,除了依靠外部力量,如“蒲公英行動”的推動之外,更需要的是學校內部的自我改革。“其實在離我們新賓不遠的吉林通化就有一個蒲公英的實驗學校——快大茂鎮中心小學。以這個學校為范例,我們在做公益行動中得出了這樣一個經驗:要把它做得好的話,一定是依靠當地的校長和老師,那么現在我們看到在我們新賓學校,它這個基礎是有了,接著可能需要更好地理解蒲公英的理念和方法,它才能夠真正達到學校的一個提升。”

最后,陳衛和表示了對未來“蒲公英”的期望:“我希望爭取在兩三年之后,以這個學校走過的蒲公英行動的道路,能夠給學校的教學到它的課外活動到它的校園環境帶來一體化的變化,從學生的精神面貌廣延到學校的面貌,使當地更多的鄉村學??吹剿麄兣Φ姆较?,他們學校一樣也可以成為蒲公英綻放出它的一種精彩!”

也期待將“蒲公英”的精神傳遞給孩子們,讓他們感受到美、認知到美,最后也能夠成為“蒲公英”去傳遞與美相關的東西。

   責任編輯:蔣銳

 

版權聲明:未經中華兒女新聞網授權,嚴禁轉載

熱門排行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