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兒女新聞網
青海快三走势图31期号

李俐 讓中國醫藥智慧閃耀世界

2019-10-17 16:17來源:中華兒女新聞網編輯:zxh作者:陳晰

                                                                                                    本刊記者 陳晰

    2019年10月1日,是讓普天下中華兒女激動振奮、歡欣鼓舞的日子。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歷經風雨涅槃,迎來了盛大的七十華誕,全國上下一片歡騰。這一天,對于美寶集團董事局副主席、徐榮祥基金會主席李俐來說,更是一生難忘的經典時刻——她受邀在雄偉莊嚴的北京天安門廣場,現場觀禮盛大的閱兵慶典和群眾游行活動,并出席了晚上舉行的聯歡活動。

                                           

李俐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大會現場

    身臨現場、心情激蕩。親身體驗了偉大祖國史詩級的深厚底蘊和氣勢磅礴的大國風范,李俐發自內心贊嘆七十年新中國的繁榮昌盛和輝煌成就。“此次親歷現場,以一種最特別、最有意義、也最難忘的方式讓我真切地感受到了祖國的日益強大,作為一名華人和企業家,我由衷地感到驕傲和自豪,這將是我永生難忘的寶貴經歷,我將把我看到的更多的傳遞給各界友人,和他們分享這一莊嚴、神圣、激動人心的時刻,讓他們和我一起感受中國的偉大,我也將繼續以最熱情的心為祖國奮斗,不負時代!”

  壯麗七十年,禮贊新時代。新中國用七十年書寫了一部中國人民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再到強起來的偉大史詩。對于祖國的發展、強大,李俐不僅僅是見證者,也是親歷者。三十多年前,她和丈夫徐榮祥一起雙雙辭去醫院的工作,創辦了美寶集團。他們三十年拼搏奮斗的歷程,是在時代的洪流中與國家和民族同呼吸、共命運、俱成長的歷程。李俐說,美寶見證了改革開放的歷史巨變,融入了全球化的巨大浪潮,更是迎來了轟轟烈烈的大健康時代,美寶30多年的歷史已經深深融入了這偉大的時代變革和發展中,未來的美寶將永葆赤子之心,開放之心,敢為人先,百折不撓,繼續為人類生命而不斷奮斗,奮力書寫新的傳奇!

 

堅守初心,攜手創業

    接受采訪時,李俐身著一件淡雅的白色套裝,眼神明亮,笑容溫暖,和想象中干練強勢的女企業家形象不同,她的身上散發出一種知識女性的氣質。

    李俐現任美寶集團董事局副主席、美國徐榮祥基金會主席,但熟悉她的人都喜歡稱她一聲“李大夫”。從醫學院畢業成為一名兒科醫生,再到和丈夫徐榮祥辭職創業,一路走來已經三十余年,但是作為醫者治病救人的初心始終沒有改變。正是堅守著這顆初心,他們為無數傷者解除病痛,開創了人體復原再生科學這一嶄新的生命科學體系,讓中國醫藥在全世界綻放光芒。因此,這一聲“大夫”中,也包含著人們滿滿的尊敬。

    上世紀八十年代,李俐和丈夫徐榮祥敢為人先,一起從醫院辭職創業,成立了光明中醫燒傷創瘍研究所,也就是美寶集團的前身。徐榮祥教授在中國乃至世界醫學界都是一位傳奇人物,他的人生是為了人類健康科學而壯麗燃燒的一生。徐榮祥發明的燒傷濕性醫療技術曾被國家衛生部定為首批十項全國推廣普及的重大醫藥技術之一;他研發的濕潤燒傷膏更是為無數燒傷患者解除了病痛,不僅正式被納入國家醫保藥物名單,也成為進入美國FDA藥物審批程序的唯一一款外用植物藥。徐榮祥伴隨著巨大的爭議和阻力,堅定地走出了一條獨立的科研之路,在世界范圍開創了一個由中國人創立的“人體再生復原科學”時代,被譽為“人體再生復原科學之父”。

    夫妻二人的合作相得益彰。如果說徐榮祥教授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科研人才,那么李俐則為美寶集團插上一雙翅膀,讓她飛向全國乃至全世界。在李俐的努力推動下,美寶集團與哈佛大學醫學院、南加州大學、南開大學、山東大學、濱州醫學院合作成立了以徐榮祥命名的再生生命科學或者再生醫學研究中心;在洛杉磯州大永久冠名成立了“徐榮祥健康與公共服務學院”。李俐說,如今美寶集團站在世界舞臺的高度,還要將徐榮祥教授開創的事業繼續發展下去,將這樣一門中國人開創的醫學體系造福全世界。

 

向燒傷痛苦宣戰

    李俐和徐榮祥是大學同學。他們分別是“文革”后恢復高考的第一屆和第二屆大學生。同在1978年進入青島醫學院學習。李俐不僅成績優異,擔任學生干部,還是學校的文藝骨干,很快成為學校里的明星。但是,在眾多仰慕者中,她卻愛上了來自農村的徐榮祥。不僅因為他踏實、努力,更因為這個年輕人的真誠、熱忱與作為醫者的情懷。

    有人說,因為見慣了生死病痛,醫生有著異于常人的理性,甚至有些冷酷。但顯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這樣。李俐回憶,徐榮祥在醫學院二年級的時候,一次普通的臨床課,他第一次接觸到燒傷病人,從此改變了他的整個人生。那是一個大面積燒傷的小孩,換藥的整個過程痛苦不堪,孩子慘烈的哭聲讓他內心顫抖。他感到自己學的那么多醫學知識,卻在孩子的哭聲面前顯得那么蒼白無力。也就那個時候,徐榮祥在心中立下誓愿——不光要做個可以用現成醫學技術治療的好醫生,還要找到新技術、新療法,成為能夠徹底解除燒傷病人痛苦的醫學科學家。

    為了讓更多的人不用再承受這個孩子一樣的痛苦,徐榮祥開始走上了一條布滿荊棘的科研之路。也正是為了這個決心,讓他敢于推翻多年來西方醫學已有的理論和做法。李俐說,我們講醫學中一個最簡單的概念。什么叫治好了?應該是恢復得和健康人一樣了才算治好。但是燒傷卻不是這樣。從二戰以后,燒傷就是采用讓傷口拔干、結痂,嚴重的還要把結痂的部分切除,把身體其他部位的皮膚進行植皮。植皮后形成很明顯的疤痕,又會給病人帶來新的痛苦。徐榮祥認為,這不叫“治好了”,燒傷不能真正痊愈嗎?徐榮祥抱著這個問題開始了他的研究,大量的翻閱醫學資料,一次次做實驗。在度過一個個不眠之夜后,徐榮祥將人類的燒傷治療指向了一個與原先截然不同的方向。簡單說,傳統燒傷治療方法認定了燒傷創面的組織是注定要壞死的,因此用藥物或物理方法使創面干燥結痂,或者再植皮——這種療法俗稱干性療法。而徐榮祥認為,讓傷口保持濕潤、而不是干燥,才是讓燒傷治愈的關鍵。這是他從中醫中領悟到的智慧——“有土無水,萬物不生”。他認為,正確的方法應該是創造有利于生長的條件,讓皮膚再生。

    “他從小就很喜歡中藥,喜歡自己調配藥方,把各種藥搭在一起,研究不同的藥理、藥效。”李俐回憶說,沿著“濕潤療法”的方向,徐榮祥開始了更進一步的研究,他到處去找老藥方,用小動物做實驗,之后,他用煙頭把自己燙傷、用開水澆在自己腿上,在自己身上做實驗,一邊用藥一邊觀察,一步步驗證了自己的設想。這樣,他的促進皮膚再生的濕潤燒傷膏、燒傷濕潤暴露療法,相繼問世了。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大學畢業后,李俐成為濟南市第四人民醫院的大夫,同年畢業的徐榮祥則分到了濟南市第三人民醫院。李俐工作努力,表現出色,很快成為醫院兒科的學術帶頭人。而同時,徐榮祥繼續投身于對燒傷療法的研究。得到領導的同意后,他開始把自己研發的燒傷濕性暴露療法應用于治療中。傳統的燒傷療法中,清創的環節是非常痛苦的。而用徐榮祥發明的藥膏,不僅不用清創,不用任何大型醫療設備,價格也十分低廉。而且傷口愈合后瘢疤不明顯,甚至長出的皮膚連汗毛都有,這是傳統的植皮技術無法比擬的,在技術發明的初期,他已經用自己的技術治愈了數例燒傷面積達55%以上的病人。

    得到了大量臨床的驗證后,徐榮祥對自己的藥和技術更有信心了,他想著如何讓自己的藥和技術走出這一家醫院,能治療更多的病人。但是嚴格意義上說,他的燒傷膏并沒有藥品批號,并不能夠作為真正意義上的藥品進行銷售,因此一切都只能在醫院內部進行實驗性的探索。那時候的徐榮祥,感到了壯志難酬的苦悶。

    直到1985年鄧小平同志提出了“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在報紙上看到相關報道后,徐榮祥和李俐非常激動,他們覺得,這就是對這代年輕人發出的信號,讓他們勇敢地放手去干。懷著激動的心情,徐榮祥和妻子辭去了醫院的鐵飯碗,來到北京,想要趟出一條路子。“來了之后發現并不是想象中那樣,大家還是在體制里好好干活兒,對于出去自己單獨干,都沒有什么概念。當時我們也感到一種迷茫,怎么現實情況和報紙上說的不一樣呢?”李俐回憶說,“其實是我們太快了,國家的政策剛剛出來,社會還需要一段時間來消化。”

    幸運的是,之前徐榮祥的發明事跡也經人傳到了光明日報社。來到北京后,通過和光明日報社領導的一番溝通,領導大膽拍板決定支持他,在報社里成立了 “光明中醫燒傷創瘍研究所”。報社里辦燒傷研究所,這可是破天荒的大事,一時間大家議論紛紛。李俐笑著說,很多報社的記者編輯跑到這里來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徐榮祥和李俐就跟他們解釋,這是新生事物,并耐心地跟他們介紹自己的技術和醫學理念。慢慢地,也開始有全國各地的患者到光明日報社,對門衛說,“要找醫院”。

    成立研究所后,下一步徐榮祥想要把自己的技術向全國進行推廣,讓更多人知道。他想到了開培訓班。李俐就找到醫院名錄,按照醫院地址,一封封地書寫信件寄出。1987年9月第一期培訓班開學時,報社協助辦班的人員全傻了眼,能容50多人的會議室坐在下面的學員只有9個人。李俐問徐榮祥,那培訓班還開不開呢?徐榮祥的回答是:就是只來一個人也要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你的理想也是我的夢想”

    如何讓燒傷膏真正成為合法的藥品?李俐找到當時的國家衛生部,提出想要申請新藥。這在剛剛改革開放后的中國,還是前所未有的事情,當時國家已經有多年沒有批準過新藥了。在徐榮祥和李俐的努力爭取下,衛生部科技司破例組織了一次“通訊鑒定會”。1988年,徐榮祥發明的濕潤燒傷膏終獲衛生部新藥證書,成為1984年《藥品管理法》實施后第一個被批準的中藥新藥。該藥物與燒傷濕潤暴露療法(MEBT/MEBO)成為八五規劃中衛生部向全國推廣普及的十項醫藥技術之一。

    1989年,隨著光明日報社進行調整,不再從事報業主業之外的業務,徐榮祥和李俐只得離開了光明日報社。“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正式離開了組織。當時突然感到到自己沒人管了”,李俐說,“自己拿著檔案,總不能鎖在抽屜里吧。”她到當時的國家人事部咨詢,我們都是大學畢業生,現在檔案卻不知道放在哪里。“那時候,人事部也沒有現成的解決方案。后來,北京成立了人才服務中心,徐榮祥和我的檔案成為人才服務中心的001和002號。”

    他們租下了當時和平門烤鴨店的場地,正式開始獨立創業。就這樣,一步一步摸著石頭過河,李俐陪伴著丈夫徐榮祥一起,見證和書寫了中國改革開放后的許多個“第一”。

                                         

                                         李俐代表紅基會徐榮祥再生生命公益基金探望救助兒童

    從令人尊敬的醫生到成為“個體戶”,無疑需要破釜沉舟的勇氣。李俐向醫院提出辭職的時候,領導都不理解,你這么年輕,你就不給自己留后路了嗎?放著好好的醫生不做去下海,萬一國家政策又回來了,你們不就留海里了嗎?

    “當時就沒有猶豫過嗎?”面對記者的這個問題,李俐說,我們是恢復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學生,內心深處都有一種想要干點事情的熱情,國家給我們指出了方向,我們就是要帶頭去干。沒有想太多,我們一定要把這個事情做好,把我們的技術推廣出去,讓更多人受益。我們都是醫生,選擇辭職,是為了更好地實現醫生治病救人的夢想。

    但這條道路注定不是一帆風順的。因為徐榮祥對于燒傷的濕潤療法是和傳統西醫療法南轅北轍的全新技術和概念,對于這種“驚世駭俗”的理念,沒有接觸或者驗證過這項技術的醫學專家都不相信。一路走來,他受到了很多質疑、責難,甚至有人聯名向衛生部寫“告狀信”。“有人說山東來的兩個‘個體戶’,到處跟人宣傳燒傷藥。很多人不相信,不認可。我們就隨身帶著大學畢業證,給別人看,我們是正兒八經醫學院畢業的大學生,不是‘野醫生’。我們兩個心里很坦蕩,對我們的技術有信心。”

    對外界的非議和攻擊,徐榮祥難免也感到苦惱、困惑。李俐一直都堅定地站在丈夫身旁,不止一次地為他打氣——“我相信你的藥早晚會大放異彩,你的理想也是我的夢想,是我們共同的追求。”

    美寶濕潤燒傷膏不僅在中國得到越來越多醫院的接受,更是在國際救援中大獲認可。在1990年,當時泰國曼谷一輛運送煤氣的大型罐車翻覆引起爆炸,近200多人被當場燒傷。徐榮祥應邀赴泰援救。結果,一些接受西方傳統療法治療的大面積燒傷病人相繼死去,而他救治的三人全部康復出院。這種神奇的藥物和療效,通過泰國電視臺的采訪和報道轟動了泰國 ,泰國國王專門致謝。徐榮祥創造的美寶燒傷藥膏及濕潤療法從此名揚海外。如今,泰國依然是美寶最大的市場之一,泰國的超市、藥店都有美寶濕潤燒傷膏出售。美寶就這樣走向世界,讓更多人認識到了中醫藥的神奇魅力。

贏得中國人在生命科學研究領域的話語權

    徐榮祥教授科研創新的腳步從未止步。李俐介紹,隨著“濕性療法”從技術到理論的成熟,徐榮祥對傳統治療燒傷的方法與手段進行了一次完全的顛覆之后,他做出了更加大膽的假設,既然已經證實了皮膚組織器官可以再生的事實,那么,人體的其它器官呢?沿著這個大膽的設想,徐榮祥開啟了人體復原再生科學的大門。

    人體再生復原科學,簡單來說就是研究人體自身存在細胞的再生潛能和再生營養物質的科學,是利用人體再生潛能和外源再生營養物質,原位再生復原自身組織和器官的后天缺損、提前衰老、異變、嚴重疾病、提前凋亡的生命科學新體系。其科學核心技術是將“體細胞被誘導成干細胞、再原位再生復原組織和器官”的人體原位再生營養培養技術,通過人體再生營養物質的供給,實現人體原位再生復原,保障人體組織和器官的生理結構和功能,用其預防和治療疾病、預防和中止人體提前衰老、原位再生復原提前衰老的組織和器官。

    徐榮祥將自己有關人體再生復原科學體系能“成功復制”出人體組織器官的研究成果在美國申請注冊了專利。他開創的人體再生復原學說以強大理論和豐碩成果,異軍突起于世界生命科學之林外。

    自上世紀80年代成功創立“燒傷濕性療法”肇始,徐榮祥以一己之力擔起了宏大的科學使命。李俐說,美寶從誕生到現在,無論是國內的房地產大潮,還是金融熱,他都完全沒有動過心。他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一定要解開細胞生命之謎,建立全新的生命科學體系,以結束西方人統治生命科學發展的2500歷史,贏得中國人在生命科學研究領域的話語權。

                                                  

                                                  聯合國“每個婦女 每個兒童”生命再生行動啟動

 

    徐榮祥專注于科研創新,而將他的技術和理念與全世界進行對話的,正是妻子李俐。從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濕潤燒傷療法就引起了美國醫學界的注意,徐榮祥和李俐受邀到美國進行考察。美國的醫院,無一例外全國采用的是西方傳統的植皮療法。李俐開始把美寶的相關資料給美國人展示,給他們看治愈的案例,希望這款燒傷藥可以進到美國的醫院。但是,這同樣是史無前例的——中草藥在美國FDA申報和注冊沒有先例。

    李俐說:“在美國的醫院里,沒有一款中醫藥。因為西方醫學體系的藥品全部是化學藥。我們的中醫藥,他們一概拒之門外,不承認這是藥。”李俐給相關部門的官員寫信,寄資料,說明了想要將美寶燒傷膏申請為藥品的請求,全部石沉大海。她又上門去,爭取見面會談的機會。“我給他們看美寶的治療效果,你們化學藥治不好的傷,我們的中草藥能治好,為什么這不是藥呢?”她為美國人講述中醫藥和背后的理念哲學,就像一個中醫啟蒙老師,讓西方人逐漸了解到了中醫藥神奇的功效。

    經過李俐十年持續不斷地奔走推動,引起包括老布什、布什和克林頓三任前總統的關注。在克林頓總統任期上,FDA最終決定為此事專門成立一個植物藥的審核部門,因而MEBO藥膏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向FDA提出復方植物新藥的申請者。

    為了審核一種新藥而設立一個新的機構,這在FDA的歷史上是沒有先例的。這不僅僅是一個企業標準與世界標準的對接,更承載了中國植物藥在世界正名與定位的重要使命,是中國中醫藥走向世界的探索與努力的巨大成功?;貞浧疬@段經歷,李俐說,我們要去闖,不只是為了美寶,也是為了中國醫藥。剛到美國的時候,發現中醫藥只能自己開店作為商品賣,但沒有一家醫院把中藥作為處方藥,這讓徐榮祥感到很震驚。“我們有著2000年歷史的中醫藥,居然在西方醫學中不被承認,這讓他幾夜沒有睡著覺。徐榮祥有一種很深的民族情結,他跟我說,一定要讓中醫藥進入美國的醫院。這是他一定要完成的夢想。”從2002年6月MEBO的FDA申請正式進入了操作程序,到2014 完成II期臨床試驗結果、進入FDA的 III期臨床申請,徐榮祥李俐夫妻為此投入的金錢、為此所耗費的精力難以估量。

 

讓徐氏科學后繼有人

    就在徐榮祥和他的人體復原再生科學在世界大放異彩的時候,他卻因一次意外突然離世。那是李俐生命中最為灰暗的一段時間。被悲傷吞噬,整整一周的時間,她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在淚水中度過。那段艱難的歲月,陪伴她的是兒子徐鵬。最后,瘦了一大圈的李俐擦干淚水對兒子說,“我們不能垮,你爸爸畢生的心血不能倒。我們要繼續努力,把美寶做得更好,完成你爸爸的心愿。”

    年僅27歲的徐鵬臨危受命,成為了美寶集團的新一代掌門人。而李俐這次則站到了兒子的身邊,像當年支持丈夫一樣,成為了兒子并肩奮斗的戰友。

    一直以來,因為忙于事業,李俐陪伴兒子的時間并不多。甚至剛剛生產后,她都沒有來得及好好休息就又投入工作。十幾歲時,徐鵬就到了美國留學讀書,離開父母開始獨立生活。但是在這艱難的時刻,母子倆的心從未如此貼近。李俐和兒子一道,力排眾議,調整了企業20多年來拳頭產品的價格體系,打破了持續了近30年的固化局面。在他們的努力下,短短三年時間,營業額翻升,美寶集團終于平穩度過了痛失創始人的艱難時刻,成功地續寫著輝煌。

                                 

                                 徐鵬(中)大學畢業

    在李俐的不懈努力下,徐榮祥教授開創的研究事業后繼有人。美寶集團和哈佛大學醫學院、南加州大學、南開大學、山東大學合作成立了以徐榮祥命名的再生科學研究中心;在洛杉磯州大永久冠名成立了“徐榮祥健康與公共服務學院”,這是該校建校70年來,第一次以華人姓氏冠名;并同時在美國、中國成立了徐榮祥基金會。在哈佛大學醫學院的世界名人墻上,懸掛著一幅唯一的中國醫生、科學家的照片——他就是再生醫療技術及人體再生復原科學創始人徐榮祥教授。哈佛大學并專門設有一間房子以紀念徐榮祥教授,房內懸掛了11張徐大夫記錄生前不同時期活動的代表性的照片,充分證明了哈佛大學對徐榮祥教授世界性的貢獻的認可,以及對再生醫療技術、再生生命科學在當今生命科學中的地位的尊重。

有底氣和世界上的任何人對話

    一直以來,李俐都是美寶集團不可或缺的存在。帶著中醫藥闖世界,她稱自己就像“打擂臺”一樣,一個個地去征服。無論是醫院的醫生、大學教授,還是美國總統、國會議員、巴黎市長、阿聯酋王儲、英國皇室……她讓這些對中醫藥一無所知的西方人認可了中國特有的醫學學說。李俐卓越的國際“溝通力”與“聯接力”令人驚嘆。為什么會有這么厲害的能力?   

    李俐說,如果我們是去推銷一款藥,那么大門是很難撬開的。我要學會和他們講一種共通的語言,那就是生命的語言。我給他們講解中國醫藥的理念和智慧,而這種智慧是我們獨有的,經過幾千年發展的財富,不是跟他們學的。徐榮祥科研成果的基礎,正是根植于中醫將人體作為一個完整智慧生命體來看待的理念。因此,我從內心相信我們的東西好。我對我們的中醫藥和背后的文化、理念都非常有底氣,正是基于這種底氣,我可以很自信地去和世界上的任何人去對話。

    作為科學家,徐榮祥有一個宏大的“中國夢”,那就是讓中國的醫療技術走向世界,發展和應用再生生命科學。而現在,這是李俐的事業。接手美寶三年,她與兒子一道邀請了無數的國際友人來到中國、感受中國、了解中國,完成了一次次的“國際鏈接”。美寶與克林頓全球倡議合作,在中國培訓了20000名中國醫生,并在2019年再度啟動“再生浪潮-拉美地區MEBT培訓”新計劃,計劃對幾千名國際醫生進行再生醫療技術培訓;與奧巴馬落實損傷器官再生國策化問題;與學界頂級科學家無障礙交流生命科學,成功實現了“科學技術外交”。她也把中國的文化藝術帶到美國去,成功的組織了多次“再生之光晚會”,讓更多的美國人領略中國文化的魅力,讓世界看到了真正的中國力。

打造屹立于世界舞臺的百年企業

    作為企業家,李俐也一直以女性的善良溫暖,積極參與公益事業。2015年10月29日,“徐榮祥再生生命公益基金”正式成立。在成立儀式的致辭中,李俐說,徐大夫把救死扶傷視為自己的天職,他將全部精力傾注于發展和應用人體再生復原科學來實踐他普救世人的理想和追求,他發明的技術令無數人受益。這個基金的成立,是為了紀念他,更是為了集大眾之力以高效集中且具有影響力的方式把他的使命延續下去。成立以來,基金會救助了全國各地的多位燙傷燒傷兒童,資助了多位貧困的燒傷患者。

    2017年7月,美寶集團作為聯合國“每個婦女 每個兒童”中國合作伙伴網絡發起了生命再生行動,實施救助亞非拉沿線國家的公益行動。美寶集團組派的再生醫療專家團隊要在中國、非洲、南美、東南亞、東亞等國家和區域針對貧困及缺乏醫療條件的婦女兒童展開救助,完成千例婦幼救援目標。燒傷是婦女兒童死亡、毀容和殘疾的重要原因,李俐希望通過發起的“生命再生”行動減少因燒傷而毀容的婦女兒童,樹立“每個婦女 每個兒童”中國合作伙伴網絡旗幟,影響更多組織機構關注婦女兒童健康,共同面對世界女性健康問題。

                                      

                                      李俐與濱州醫學院合作——成立“徐榮祥再生醫學研究中心”并實施專項培養計劃設立“美寶國際班”

    李俐的身上,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由于工作需要,她經常要頻繁往返于中美之間,往往下飛機來不及倒時差就直接進入工作狀態。李俐笑著說,自己并不覺得累,每天一醒來,都會覺得陽光明媚,美好的一天又開始了。就這樣帶著滿滿的正能量,李俐帶領團隊一起開創美寶集團更加美好的明天。公司的年輕員工說,每天都要學習充電,不然就跟不上李大夫的思維,他們還說,美寶人的幸福指數一年比一年高。

    雖然已經年愈五旬,但是李俐身上的創新精神卻絲毫未減。她說,美寶集團現在是人體再生復原科學的領軍者,我們要繼續在這個行業做帶頭人,而且還要長久地做下去,把徐榮祥留下的珍貴遺產打造成屹立于世界的百年企業,讓這一凝聚著中國人智慧的醫學科學繼續造福全人類。

                                                  

 

版權聲明:未經中華兒女新聞網授權,嚴禁轉載

熱門排行
推薦文章